今天是
思想会客厅
原创观点 > 诉智作为 > 思想会客厅 > 原创观点 > 原创观点

行走于学校之际(二)——胡兴伟

来源:【诉智教育】校园文化建设/顶层设计/系统规划/整体打造/分步实施/逐步成型 / 时间:2015-03-20 17:12 / 点击:
行走于学校之际(二)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胡兴伟
 
人生其实就是由无数的选择构成。因为我们只活一次,所以每每站在升学、工作、爱情、家庭、事业的十字路口,个个都倍感困惑、迷茫、纠结,《谁的青春不迷茫》?
 
到今天,2015都已经去了四分之一;至此刻,我的人生也去了差不多三分之一了吧。就在这些抉择的背后,串联起了活生生的故事和血淋淋的事故,他们建构了我酸甜苦辣的精神世界,以至于现在回想起来可以如此安详却又如此热泪盈眶。
 
学校、医院,如此风牛马不相及。但在跨界者眼里,却是惊人的相似,宛如交织的脱氧核糖核酸续写着我的生命。
 
五年的医学生涯给了我一个独特的视角,可以“只缘身在此山外”地观察教育,六年的教育从业经历又能“绝知此事要躬行”地比对医疗。仅以《被医疗甩得老远的教育》为集,不图“用文字打败时间”,但愿赶在清明之际缅怀逝去的青葱岁月和装蒜生活。
 
先讲一个故事:记得2012年在省卫协27届县级院长会议上,SHI院长大谈他的管理之道:名医院是什么?应该是治得了疑难杂症?名医院是怎么来的?应该有几个名科室吧?名科室又是怎么来的呢?该有一些名医?那名医生从哪儿找喃?两个办法,其一就是自己培养;(可是时间久啊,不要说一名优秀医生,光就是医学生本科都要五年,所以请各位看官一起默哀小胡那被偷走的五年青春吧)其二就是挖人呗。于是,SHI院长两条腿走路,开始了人才队伍的建设。你们猜下效果如何?显而易见的是,短期内第二种方法比较显灵,但是光景不长。因为那些空降大咖难服水土,加之科室原住民天然排斥(我不是故意黑医院的内部矛盾复杂哦,不过远不止此)。可是要自己培养得花多长的时间啊。这真是一大头疼的难题!
 
今天,华西的医院管理研究所到处吆喝的就是人才培养的独门秘方。去过华西的人都应该知道他们每一个科室都有好几个医疗组,医疗组是怎么来的呢?原来,名医生的背后一定是精湛的医技。然而,技术这玩意儿,只有一个办法,那就是用时间堆积。所以为什么你总是愿意相信那些白头发的人,总觉得专家前面再加一个“老”字可靠些。难道就没有速成的办法吗,在这急功近利的时代。于是,医院进行了改革,将各个科室的病种进行分类,成立相应的医疗小组,一对一作战。好比以前一个胆囊炎手术,一个月可能只有60台,交给10个医生,每个人只能做6台,30天里上6次手术,基本上不会有什么长进,而现在交由一名医生负责,他就可以每天做2台,如此冲击,便可以大大练手,怎么会没有进步。
 
讲到这,你可能会莫名其妙,跟学校有毛线关系?
 
行走于学校之际(二)——胡兴伟

其实不然,这几年各地教育局大有“三名工程”兴盛之势(名校,名校长,名师),单说名师工作室,就是借鉴医学院校的师带徒。不过,我想表达的是对教师队伍建设的启发何在(尽管,本人厌烦听闻“教师队伍”这样的战争年代特殊称谓,什么叫队伍,是去打仗的,教师难道也是投身战场的?):微格教研应该有异曲同工之妙。
 
第二个故事:草堂小学的发展之道。
草堂小学是(此处略掉1000字,一句话,以前是如何如何菜鸟)。学校一帮人应是搞了一场“文化大革命”,真实地上演了屌丝逆袭之路,还建起了新校区。其实文化立校也是一步一步走来的。名牌学校是什么?总要提供一些优质的教育资源吧?名牌学校的背后是什么?不能光是骄人的考试成绩吧(尽管逆素质教育之大不为却还是如此引人入胜,可是短期内一步登天比蜀道还难),还有啥?当我们都无从知晓的时候,政府和专家们给出了一个新家伙——“特色”,其实什么是特色,老实讲我现在也未明白。可能就是跟别人稍稍不一样吧,形成“多元价值评价”的假象吧。特色学校的背后是什么呢?是学校的自身的差异属性,并且还能是称得上、拿得出的项目吗?捋捋思路,吹糠见米,我们发现草堂小学在这条康庄大道上扬鞭奋蹄。“诗意的方向,最好的自己”道出了学校不凡的追求。围绕这一顶层理念系统构建,就有诗舍、执行校长制、诗歌操、万卷城……软硬皆施,如水银泻地般淋漓尽致。
 
学校也好,医院也罢,一个是提供教育服务,一个是提供医疗服务,语文、数学、英语、音乐、美术…….也就好比急诊科、心内科、五官科、普外科、口腔科…….每一所学校要想出格,就不能只限于大众的浅尝辄止,你上这门课,我也能教,还要有更加丰富的干货。想必这就是我们臆想的“特色”吧,姑且也可以称作“增值服务”。当然,这绝对是一种功利性思维的取向。

相关阅读:行走于学校之际(一) ——胡兴伟